>  資訊 > 高乃則、胡志強、崔永元與“范冰冰”!
高乃則、胡志強、崔永元與“范冰冰”! 2020-04-08 12:24:15

摘要: 3月10日,中紀委官網轉發陜西省監委一條消息,高乃則涉嫌行賄犯罪問題被立案調查。

    能源新聞網訊 眼看他平地起高樓,眼看他樓塌了。
        3月10日,中紀委官網轉發陜西省監委一條消息,高乃則涉嫌行賄犯罪問題被立案調查。
        自此,飛了將近兩年的“高乃則出事兒了”的傳言終被坐實。

\
        高乃則的“黑金”人生
        高乃則,在陜西省地面上名聲很響亮。
        現年60歲的他,為“感動陜西——2005年度十大杰出人物”、 “首屆西部開發新聞人物”、榆林市社會扶貧工作先進個人,還頭頂陜西首富、“陜西首善”等多個光環,是關中大地上一位傳奇人物。
        他早年的奮斗史、發家史很勵志。
        1961年10月,高乃則出生于陜西省榆林市府谷縣的貧困小山村里,家里很窮,只上了三年小學便輟學回家,斗大的字的不識幾個,甚至連自己的名字都寫不好,簽名“高乃則”總被誤認為“高刀子”。
        為了生活,務過農、放過羊、打過磚坯。母親47歲時便因患肺結核撒手人寰,這深深刺痛了他的心。
        后來,發誓要讓家人過上好日子的他與妻子來到府谷現城,以賣豆腐為生計,并賺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八百里秦川塵飛揚,三千萬懶漢唱秦腔。
        1988年春晚,程琳一首《信天游》在全國刮起一陣陜北民歌熱,我低頭,追逐流逝的歲月,風沙茫茫滿山谷……陜北民歌走紅之時,時年27歲的陜西漢子高乃則也迎來了事業的又一春。
        當年,神朔鐵路(陜西神木至山西朔州)開建,不甘心一輩子賣豆腐的高乃則承包了一段土方工程。憑著膽大,他賺到了第二桶金,為他后面進入煤礦業打下了經濟基礎。
        1995年,煤炭市場不太景氣,高乃則逢低“全倉”買入府谷鎮二礦的經營權。經過兩三年后,煤炭市場爆火,高也賺得盆滿缽滿。
        嘗得投資煤礦帶來的甜頭后,高乃則組建了陜西興茂侏羅紀煤業有限責任公司,還一口氣買下8個煤礦,成為當時頗具規模的民營煤礦企業之一。
        干煤礦干了16年后,高乃則于2011年迎來人生巔峰。這一年,福布斯中國富豪榜放榜,他以51.5億元身價位列第198位,躋身“陜西首富”之位。
        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不知出于本心,還是掩蓋某種“原罪”,暴富起來的高乃則更多以慈善家的形象出現在公眾視野。
        從2008年開始,他連續4年以巨額捐贈資金出現在胡潤慈善榜上,分別位列第91、第85、第15、第7位。其中2011年,他的捐款總額為2.3億元,這讓他成為當年的“陜西首善”。
        模范省委書記之子落馬
        然而,屬于高乃則的高光時刻在2018年劃上了休止符。
        這一年的6月12日,榆林市原市委書記胡志強落馬,2天后高本人也被西安有關部門帶走調查,關于“高乃則出事兒了”的傳言也就從那時開始傳起。
        榆林市原市委書記胡志強1963年9月生,山西長治人,比高乃則小兩歲。按年齡論,胡志強應叫高乃則為“高哥”,高乃則叫胡志強為“胡老弟”。
        簡歷顯示,相對于高乃則的苦出身,胡志強可以說是含著金鑰匙出生,其父是“山西好官”胡富國,曾任國家能源部副部長、山西省委書記、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副組長、中國扶貧開發協會會長等職。
        現年83歲的胡富國,留給世人印象最深刻的,當是其離開山西時,百姓人山人海沿街相送的感人視頻。
        看到百度百科上的介紹胡富國調離山西的場景,忍不住感嘆:當官如斯,世間幾見?做人如斯,夫復何求?
        1996年,卸任省委書記胡富國坐火車離開山西那一天,火車站前的廣場上聚集了幾萬名前來送行的父老鄉親。送別的人們不愿離去,他們流著淚喊:“胡書記,給我們講幾句。”胡富國被人扶上了一輛吉普車的車頭,有人遞上了話筒。他站在車頭上演講。數千人流著眼淚鼓掌,一遍遍高喊:“胡書記,你是我們的好書記。”“胡書記,常回家看看。”
        與高乃則小學肄業不同,胡志強于1984年9月至1988年9月,就讀于北京財貿學院工商行政管理系工商行政管理專業,擁有經濟學學士學位,還有中央黨校研究生、工商管理碩士學歷。
        1988年9月參加工作后,胡志強在國家工商管理局企業司企業處、外資處工作近5年后,調入煤炭口工作,任華晉焦煤公司辦公室副主任、總經理助理,還曾于1994年5月至1995年5月,掛職山東省牟平縣副縣長。
        3年后,胡志強又從地方煤企調入央企——神華集團,任神華集團公司實業開發部副經理兼項目處處長,2年后升任神華集團公司實業開發部經理。
        2001年11月,胡志強“由企入仕”,在陜西省開啟了他的政治生涯,任咸陽市委常委、副市長、咸陽市委副書記(掛職)。2008年2月,在咸陽市、陜西省政府歷練近7年的胡志強,調任榆林市委副書記、市政府代市長、市長。
        胡志強與高乃則的“交集”恰好始于此時。
        2008年2月,胡志強到榆林任市委副書記、代市長。他前腳剛到,高乃則后腳就跟來了。那一次,高乃則給胡志強奉上了50萬元人民幣作為“新官上任”的賀禮。
        據檢方指控,2008年至2011年,胡志強先后八次在榆林市政府辦公室、榆林市金龍飯店附近等地,共計收受高乃則給予的人民幣830萬元、24萬美元、價值人民幣35.65萬元的紀念金幣一套。
        作為回報,胡志強利用職務便利在煤炭資源整合審批、3052化工項目順利進行、協調建設銀行榆林分行籌集資金等方面為高乃則提供幫助。
        趙發琦維權史
        胡志強落馬,與維權斗士趙發琦舉報有一定關系。
        2018年的6月是舉報者的6月。
        這一年,在北京,主持過央視《實話實說》的崔永元將炮火持續覆蓋著影視圈最紅的幾個人,硬生生的把鏡頭里的老炮打蔫了。
        而在榆林,現年54歲的趙發琦,在2017年射出的炮彈飛行一年后,聽到了轟塌“玉觀音”的聲音。
        澎湃新聞稱,2017年7月,趙發琦在網上實名舉報胡志強。
        在這封信中,趙發琦提到胡志強從2009年開始,在老家全面營建廟宇,并重修祖墳和祖居,他的母親以“常根秀居士”的名義出面牽頭重修其老家的安樂寺,“安樂寺的功德碑顯示,大批國企老板都捐了錢”。
        舉報信還提到,胡志強在榆林買官賣官、明碼標價。對其治下的各區縣的書記、縣長等職位實行明碼標價,“這在榆林官場已成為公開的秘密。”
        簡歷顯示,趙發琦,陜西省米脂縣人,幼年家貧,后參軍。他1966年生,比胡志強小3歲,比高乃則小5歲。與高乃則經歷有點兒相似,退伍后趙發琦選擇了“單干”,先后倒騰過羊絨、摩托車、鋼材、木材和汽車貿易,后來也相中了煤炭這個“黑金”行業。
        2003年,趙發琦瀏覽西安地質礦產勘查開發院的官網時,發現一個可能價值百億的項目——陜西橫山縣波羅-紅石橋地區煤礦。
        于是,兩家草簽了協議。趙發琦把1200萬元押在了這塊279.24平方公里礦區上,賭一把——要么發現大礦身價百億,要么勘探結果是地下啥也沒有,血本無歸。
        結果,趙發琦賭贏了——礦區下儲藏著優質動力煤近20億噸。
        得知這一結果,趙發琦估算一年可能有幾十億收入,此后他陷入長達12年的官司,并遭遇了一場牢獄之災。
        從2005年3月,西勘院發函凱奇萊公司,稱其與凱奇萊公司簽訂的合同,與2003年10月22日陜西省政府召開的21次會議紀要有關政策不一致,要求終止合同,并退還趙發琦此前支付的1200萬元。
        2006年1月,趙發琦的凱奇萊公司,已經完全被踢出局。中國化學工程集團公司和香港益業投資有限公司合資組成的陜西中化益業能源有限公司取代了凱奇萊公司。趙在波羅煤礦的權益也被香港女商人劉娟接手。
        經歷12年的司法維權,2017年12月,最高法院判決,合同有效,繼續履行,趙發琦終獲勝訴。
        據澎湃新聞、《財經》等媒體稱,趙發琦雖最終勝訴,但其指稱該案過程中被各方勢力干預,時任榆林市長胡志強便為之一。
        坊間猜測,這也是趙發琦摸到了胡志強的山西老家,看到了氣派宏偉青磚灰瓦的故居四合院,價值不菲的廟宇裝修、佛堂玉供……經過大量時間的調研和證據搜集后,向胡志強發難的原因之一。
        趙發琦實名舉報趙正永
        除了胡志強之外,唯權斗士趙發琦還實名舉報了陜西省原省委書記趙正永、陜西省原省長袁純清、延長石油原董事長沈浩等多名政府高官與國企高管。
        據署名為趙發琦,落款時間為2013年8月5日的一封舉報信稱,2008年11月14日,延長石油董事長沈浩在沒有上公司董事會,沒有評估的情況下,與女港商劉娟控制的陜西益業投資有限公司(自然人劉峰100%股權),把價值不足100萬元的非法年產240萬噸甲醇在建項目和年產1000萬噸的煤礦在建項目(沒有土地使用權證、沒有林木采伐許可證、沒有探礦證、沒有采礦證)虛空作價4.9億元,與劉娟簽訂了股權收購協議。沈浩很清楚劉娟控制的陜西益業投資公司是一個皮包公司,完全沒有能力投資化工項目和煤礦項目,于是同一天又與劉娟簽訂了一份補充協議。在補充協議中,總投資約245億元的項目,在兩年半項目建設期的建設資金全部由延長石油來墊付,并約定待項目建成后再引進新的合作伙伴(其用意是讓劉娟不出一分錢,占有股權再轉讓給第三方套現獲利)。
        舉報信還稱,2010年4月28日,延長石油向陜西省國資委上報(陜油字[2010]49號)《關于受讓陜西中化益業能源有限公司51%股權和陜西中化益業能源投資有限公司51%股權的請求》。在此期間,省國資委接到延長石油職工反映,稱延長石油在收購該項目存在不法行為,延長石油負責人與劉娟有合謀詐騙國有資產的問題。
        在2016年11月3日舉報信中,趙發琦列舉了趙正永多項問題。其中包括,2010年8月30日,在陜西省政府黨組會議上,趙正永直接認定凱奇萊公司與西勘院民事合同無效,并簽發了該文件。
        趙發琦的實名舉報,讓趙正永陷入輿論漩渦。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事件是既往報道中的“榆林百億國有煤礦疑被一億元賤賣”、“陜西省政府致函施壓最高法”,“女港商擁上千億元煤礦6年納稅35元”等事件。
        據《財經》記者調查發現,上述三起事件,其中兩則涉及女港商劉娟。但在趙正永等人不遺余力地支持下,劉娟不僅完成了對波羅井田千億爭議礦權的審批,并將股權轉給當地國企后套現脫身。
        蚍蜉撼大樹,可笑不自量。也許在趙正永、袁純清、胡志強、沈浩等人過去的眼里,趙發琦的抗爭是多余的、無意義的。可不要忘了:正義可能會遲到,但永遠不會缺席。
        當“權”與“貴”帶著它天生的傲慢與偏見藐視眾生那時起,就意味著它遲早一天會被顛覆,會被正義去審判。
        “大導演”馮小剛拍《手機》時,未曾把崔永元當回事兒;之后再拍《手機2》時,剛沒把退出央視去大學當老師的崔永元放在眼里,乃至范冰冰得意在微博上秀:“電影《手機2》拍攝現場!武月很開心!”
        結果,崔永元怒了,范冰冰哭了,馮小剛慫了!
        2018年10月,國家稅務部門對范冰冰追繳并處罰金共計 8.84 億元,如果范冰冰在規定期限內交齊上述款項,她將被免予刑事追究。同時,馮小剛導演的《手機2》也停拍了。
        至于“草寇”趙發琦,之前趙正永們、胡志強們等相關部門人士也根本沒有把他放在眼里。就像趙發琦自述,是個沒怎么讀過書的人。可就是這些“強者”太大意,藐視國家法紀,讓他們付出了應有的代價。
        人,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貧而患不安。當下的中國,挑戰大眾神經一為權,二為貴。前者有腐化墮落的“胡志強們”,后者則是珠光寶氣的“范冰冰們”。
        再提胡志強,不得不為其父允悲。
        胡富國、胡志強,同是人民公仆,卻走了截然不同的路,前者被群眾舉過頭頂,后者則將釘在歷中的恥辱柱上。
        據趙發琦在舉報材料里透漏,胡志強以其母親名義重修的寺廟里,有一尊2米多高的翡翠玉觀音,估值超過2億。
        “山西好官”胡富國一家
        這座翡翠玉觀音價值不菲,與胡富國一家推崇節儉的家風截然不同。
        據百度百科介紹,胡富國和夫人常根秀育有兩個女兒、兩個兒子。
        對長子胡志強的介紹是這樣的:胡志強從大學畢業后,分到國家工商總局工作,擔任過處長,后到神華集團工程部任經理。中央決定西部大開發時,他放棄了收入高、待遇好的工作,主動要求去西部,整整奮斗了8年。2008年2月至2011年7月,歷任榆林市委副書記、代市長、市長;2011年7月至2017年4月,任榆林市委書記、市人大常委會主任;2017年4月,任陜西省衛生計生委黨組書記。2018年6月12日,陜西省衛生計生委黨組書記胡志強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對小兒子胡文強的介紹是這樣的:小兒子:胡文強考取中國礦業大學的計算機專業,因為父親的堅持,改讀采礦專業。大學畢業后下礦井工作。部長的兒子下礦井,一時讓很多人吃驚。現任山西焦煤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副總經理,南風化工董事長、黨委書記。
        作為省委書記夫人、副部長夫人,常根秀的樸素、勤儉持家,也是名聲在外。
        1990年春天,《人民日報》頭版一篇特寫:《副部長夫人燒鍋爐》,報道了副部長夫人常根秀在能源部家屬院澡堂燒鍋爐,當時常根秀的丈夫胡富國任能源部副部長。當晚,高層打電話給胡富國:“老胡啊,我今天看了報紙才知道你的夫人還在燒鍋爐。”胡富國說:“黨已經對我夠好的了,不能所有的官都讓我一家人當了。”
        山西的冬天很冷,胡富國常常到礦上去,天寒地凍的,穿著妻子做的棉襖才能擋住寒氣。胡富國當了山西省省委書記之后,還穿著妻子做的棉襖。在北京上中央黨校,他仍是一身黑棉襖。黨校的同學,時任《人民日報》總編輯的范敬宜,聽了胡富國歷數妻子做的棉襖有幾大好處后,不禁嘖嘖稱奇,還寫了文章《省委書記的黑棉襖》,刊登在《人民日報》上。
        對于胡志強本人,有人給的評價也不錯,說他:沒架子,非常平易和藹,出門沒有急事從不坐飛機,即便坐火車也只坐硬臥。
        但胡志強主導建設的安樂寺、祖宅與祖墳三個項目,極具奢華,據說耗資數億。安樂寺內有一塊功德碑,“功德者”人數雖少,但都鼎鼎大名。
        安樂寺內功德碑上,除了有已判刑11年榆林市能源集團原董事長王榮澤外,還有當年卷入劉志軍案最終被判20年、罰金25億的山西籍女商人丁書苗,丁書苗曾是中國扶貧協會的副會長,而胡富國就是中國扶貧協會會長。
        有消息稱,十八大后,山西省成立腐敗重災區,以令為首山西籍官員成立了西山會,據說胡氏也有人在其中。
        另據澎湃新聞援引《財經》的消息稱,周永康和奚曉明曾介入胡發琦千億礦權糾紛案:
        2008年4月,時任最高法院副院長奚曉明(被判無期)邀請陜西省政府官員到最高法院“商議案情”;之后,陜西省委向中辦作了匯報,時任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作出批示,要求正確引導輿論。
        君莫舞,君不見,玉環、飛燕皆塵土。如今,中央重拳反腐,不存在“燈下黑”,不設邊界,只要貪張枉法,等待他的必是法律和正義的審判。信法治國,貪腐零容忍,打虎不手軟。國家與人民容不得任何作奸犯科,容不得任何違法亂紀!
        2020年3月10日,中紀委官網轉發高乃則被立案調查消息當日,還發布了一篇題為《讓“圍獵者”付出代價》的評論員文章,對外釋放了一個強烈信號,不僅“胡志強們”、“范冰冰們”要當心,“高乃則們”也要注意了!
        也許,正在被立案調查的高乃則,也許會哼唱一兩天《信天游》:“我抬頭,向青天,悔恨行賄的從前…”,領悟他這跌宕起伏的人生!
        注:資料參考自中紀委官網《讓“圍獵者”付出代價》、澎湃新聞《山西省委原書記之子胡志強被公訴,曾被趙發琦實名舉報》、環球 人物《陜前首富高乃則警鐘為誰鳴?被指是落馬官員的大金主》、公眾號“有深度有內涵” 《反腐:省委書記的兒子“胡志強”與“范冰冰”》等。

澳门四合一彩报2版